國際油價已經在50美元關口上維繫了很長一段時間。從2014年末開始,國際油價持續走低,而根據世界銀行的最新估計顯示,由於世界經濟複蘇乏力,以及原油供應市場的充足,國際油價在2015年年初將繼續保持“低位”態勢,“低油價”也將成為一種較為穩定的常態。
  關於“低油價”的原因,不少分析都已經指出了沙特在其中的作用。作為國際產油國組織歐佩克的“領頭羊”,沙特在石油生產領域的一舉一動將會極大的影響國際油價的跌漲。沙特不僅僅自己可以通過調節本國的石油產量來影響國際油價,也可以通過游說其他海灣產油國與世界主要產油國,來影響國際油價的未來走勢。從這個意義上講,國際油價的持續走低,沙特確實有自己的考量。
  不過將“低油價”全然視作沙特打擊美國、加拿大等新興“頁岩國”的“陰謀論”,恐怕也太過武斷。事實上本次低油價的原因是諸多方面的綜合結果。在中東地區,除了沙特之外,第二大產油國伊拉克國內石油產量被沒有收到“伊斯蘭國”的干擾,石油產量保持穩定。“伊斯蘭國”肆虐的地域主要集中在伊拉克的西部和中部遜尼派穆斯林聚居區,而南部盛產石油的巴士拉地區和北部石油重鎮基爾庫克則分別被什葉派和庫爾德人所占據。伊拉克南部巴士拉地區的石油產量占據伊拉克國內石油產量的約三分之二,而北部庫爾德地區的石油儲藏量則占據伊拉克石油儲量的三分之一。因此伊拉克石油生產大體保持穩定,沒有干擾國際原油價格走勢。
  儘管“伊斯蘭國”肆虐嚴重,但是“伊斯蘭國”也通過走私和黑市交易來販賣占領區內的石油資源,伊拉克國內政府軍和“伊斯蘭國”以及其他反政府武裝的激戰正酣,儘管伊拉克政府得到了不少海灣國家和西方的國際援助,但是龐大的戰場開支仍然需要伊拉克政府“開闢財源”來供給前線。在這種情況下,任何想要“減產”來推動國際油價走高的設想,都不可能在伊拉克實現。
  與之相似,北非產油國利比亞的石油產量也居然在混亂中保持了穩定,而且在過去的數月中實現了增產。利比亞當前國內世俗派武裝與伊斯蘭武裝在全國範圍內展開混戰,然而利比亞的石油產量卻並未受到影響,利比亞西部重要油港錫德爾港仍然運轉如常,將生產出來的原有源源不斷的運往國際市場。
  儘管國際油價持續走低,而且這一趨勢在未來一段時間仍然會持續,但是對於中國來說,低油價時代的原油供給安全仍然不可忽視,未來影響中國油價劇烈波動的地緣政治因素仍然存在。首先是利比亞的安全形勢不容樂觀,錫德爾港近日就遭到了武裝襲擊,導致當月利比亞原油日產量跌破低於30萬桶,為5月來最低水準。未來利比亞國內亂局的不斷擴展,利比亞能源安全將面臨嚴重考驗。
  其次是低油價的持續,必然打擊國際原油生產領域的投資熱情。事實上在過去的數月間,低油價導致的“入不敷出”已經使不少新興的頁岩生產企業已經遭到了巨大的打擊,美國國內不少頁岩生產企業已經面臨巨大的壓力。在傳統產油國內,“低油價”帶來的資金不足,導致新的勘探和新技術的推廣遲緩,未來的原油生產將會面臨巨大的壓力。
  第三對於中國來說,中國在伊拉克境內的油井儘管大多分佈於南部,但是未來仍然可能面臨巨大的政治風險。自從伊拉克戰爭結束後,在歷次石油招標中,中國石油公司斬獲頗多。不過,在動蕩局勢下,機遇反而成了風險。中石化在2009年通過對瑞士Addax公司的收購交易,獲得基爾庫克地區的油田權益,是中國公司在伊拉克北部唯一的石油項目。當前伊拉克國內亂局使得石油管道等基礎設施面臨危險,未來生產可能也會受此影響。
  隨著經濟的發展,中國原油的對外依存度已經超過了三分之二。在進口原油中,中東地區國家的比例又占據了約70%。中國當前十大原油進口國中,中東國家占據了7個。在此背景下,中東地緣政治的劇烈變動,不僅僅干擾著世界油價的波動,更會影響中國價格與市場走向。(王晉)  (原標題:“低油價時代”的地緣政治挑戰)
創作者介紹

Shiseido

nuculejvr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